第637章:大明王朝的寶藏

    秦夜壓抑住心中的激動,勾了勾手指頭,頓時,權景浩和劉昌閔飛了出來。

    “你們立刻去統計一下,從一樓到這里,到底都有些什么。記錄清楚,分門別類。”隨著他手一揮,兩只厲鬼立刻朝著樓下沖去。他則開始仔細地打量起八只卷軸來。

    “確定沒有禁制了?”許久,他再次問道。

    “你是看不起我?”諦聽不滿意地哼了一聲:“這陣法停轉都多久了?本王如果再不能打破它,也配叫閻羅?”

    秦夜深吸一口氣,指尖謹慎地伸出一根絲線,勾到一根卷軸上。輕輕一拉。

    沒有任何阻攔,卷軸立刻來到了他手中,輕輕打開。白色的卷軸上,一片金色的文字徐徐展開。

    那是一片陰符,玄奧非常,宛若天空群星,看一眼就讓人感覺沉醉其中。

    不……不是群星,這是……銀河!

    活的銀河!

    在看到它的一瞬間,秦夜仿佛立刻墜入萬千陰兵之中,肅殺之氣宛若令人窒息的旋渦,刺激著他每一根神經。只看了一眼,他立刻合上卷軸,全身的毛發都在過電一樣輕輕顫抖。心臟都有些加速。

    “軍陣。”諦聽目光灼灼,不等秦夜開口,就長長感慨了一聲:“武穆。”

    “《汲冢周書》稱:威彊叡德曰武,克定禍亂曰武,刑民克服曰武,夸志多窮曰武。《諡法》稱:布德執義曰穆,中情見貌曰穆。”

    “武穆……這可以說是一位武將,或者馬上皇帝的最高謚號。回顧華國數千年歷史,獲得武穆謚號的武將也僅僅只有六人,最著名的莫過于岳武穆,還有后唐馬殷,五代高懷德,唐代李光弼,南宋劉锜,元代博羅歡。任何一人,都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將。”

    它死死盯著這份卷軸:“而在地府,軍陣分為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下三品軍陣……上三品軍陣,地府以前也不過十種,全部由十殿閻羅掌握。我還以為,隨著十殿閻羅的忽然升天,它們已經完全失傳,沒想到……只能說不愧是八大門閥,這種東西都能弄到……”

    秦夜感慨地嘆了口氣,這就是世家大族的力量,除了二代閻王那里,幾乎沒有他們拿不到的東西!

    不過,現在還真要感謝他們,如果不是他們,如果不是因為老地府的局勢,自己要研究出這種東西來,恐怕至少五十年以后。

    “它的威力?”沉默數秒后,秦夜沙啞問道。

    “這么說吧,下三品軍陣五萬陰靈可拒判官,而中三品,五十萬陰靈可拒府君,上三品,百萬陰靈可拒閻羅。不要以為這個數目多。閻羅的手段絕非你能想象,如果它沒有限制,滅掉一個新大陸不成問題。”

    “在沒有閻羅的地府,軍陣是抗衡其他地府的唯一手段。如果不是它的出現,現在陰司世界恐怕只能剩下四大地府。別說百萬陰兵,就算上億陰兵,沒有軍陣加持,在閻羅面前也是來多少是多少。這是質的蛻變!”

    壓抑住激動的心情,秦夜手指輕輕撫摸著卷軸,思維已經開始瘋狂轉動。

    就像核武打機關槍么……這個東西的用法可不僅僅是軍隊。他來寶安,還有一層意思是散散心,拓張下思路,全力解決俄羅斯地府事件。

    俄羅斯地府提出的要求,華國地府不能不接。這是地域影響力的體現。但難點根本不在于怨魂晶怎么辦,而在于華國地府能不能壓住對方。

    如果能,怨魂晶大不了他也不吃,反正現在華國距離禁術打造還差得遠。但前提,是要華國拿出去的實力絕對壓制!壓制住俄羅斯地府,或許還有對方身后影子的野心。

    這個壓制,可不僅僅是說幾句就行,是要真拿出東西來的。

    再過幾個月,俄羅斯地府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大帝將同時降臨蒙古國,雙方大軍將匯兵烏蘭巴托,對方軍事素質怎么樣,身為閻羅的兩位大帝一眼可知。

    秦夜遲遲不答應和俄羅斯地府談判,就是因為——地府的軍隊拉不出去啊!

    身為四常之一,大軍沒有軍陣加持,沒有好的軍陣加持,怎么敢在閻王眼皮下晃?怎么震懾對方?

    但現在,這份卷軸已經補上了第一塊短板。

    “不僅如此……”他輕輕合上卷軸,目光如火:“這份軍陣,對新地府的作用是在以后!數十年后,它才會顯露出真正的獠牙!”

    華國最多的是什么?

    人!

    百萬陰兵可拒閻王……百年之后,華國陰兵有多少?這就是面對封印打開后的世界的底氣!

    “極品。”諦聽壓下心中的興奮,伸出舌頭將卷軸吞進肚子里:“可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要是朱重八還在,恐怕得氣的跳起來吧?”

    秦夜深呼吸了一口,目光看向第二卷卷軸。拿下來緩緩打開。

    這幅卷軸,上面是一幅地圖。

    非常詳細,目標……在黃山,黃山之頂,蓮花峰!

    其他什么也沒有寫。

    “很正常,朱明門閥的嫡系,應該有過語言的傳承。有些東西可以不記錄這么全面,就不會記錄這么全面。不過不管是什么,也絕對是和武穆軍陣同級的東西……”諦聽眼睛瞇了起來:“我估計……應該是一份天材地寶……最大的可能,是打造閻王級別陰器的胚胎。”

    剛說完,它搖了搖頭:“不……這種胚胎,價值還比不上武穆軍陣,要么……是天材地寶榜單上排名前三的東西,要么……甚至是一柄即將出爐的閻王陰器!”

    “而無論哪一種……”它舔著嘴唇笑道:“朱明門閥,在陽間還有后手啊……這任何一種東西,都必須要人看管,打造。他這是聯系上了活在陽間的嫡系血脈?”

    卷軸上看不出什么,秦夜將它交給諦聽收了起來,接著看了下去。

    接下來幾份卷軸,同樣是地圖,看來,最珍貴的東西,除非必須記錄上的,朱明門閥全部采取了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的策略。這讓秦夜又好奇又惋惜。同時還有一些失望。

    你說你……這么大一座龍興寺都留下來了,就不能痛痛快快地拿出來了?

    就沒考慮過你子孫是路癡的情況?

    時時刻刻都在防著被地府抄家?

    什么人吶!

    除了開始的激動,連續六份卷軸,全部是地圖。當秦夜拿過最后一份卷軸的時候,心態已經平息了下來。

    算了,有地圖就好,這些東西,遲早自己是要收回的……一邊嘆氣,一邊打開了第八份卷軸,他已經做好了再看到地圖的準備。

    然而,這一份卷軸上,寫滿了東西!

    愣了一秒后,秦夜和諦聽立刻看了過去。

    “沒有陰氣。”秦夜的手指輕輕拂過,愕然道:“就是最普通的文字。”

    最普通的文字……作為最后一份卷軸?

    他抬了抬眉,一字一句地讀了下去。

    “1801年,與烏魯庫魯圣靈首次接觸。付出甲級天材地寶一百公斤,陰玉一萬枚。對方應允我們,開放好望角冥府港口。”

    話語非常簡單,然而秦夜和諦聽齊齊倒抽一口涼氣,立刻對視了一眼。彼此眼中只有震撼。

    這是……朱明門閥私通外域地府的鐵證!

    難怪要放在這種地方!

    秦夜腦海中思維立刻飛快轉動起來,搓著下巴沉吟道:“好望角……非洲,這是……私通非洲地府?”

    “本王記得烏魯庫魯……”諦聽全身的毛都在輕輕舞動,咬牙道:“非洲圖騰圣靈,閻王初階……1735年和華國地府建交……六十六年后,朱重八搭上了他們的船?”

    “不……也不是私通。”剛說完,它又否決了自己的話,搖了搖頭:“這些大家族勾連外域,從外域獲得利益,是心知肚明的。好望角……這是……朱明門閥打算開海?他們……走私!”

    秦夜嘴角劃出一個嘲諷的弧度,是啊……很大可能是走私,可笑么?

    生前自己說:片板不得下海,死后在陰司,不僅僅下海,而且還直接跨度到了非洲!

    “華國地府的東西,在世界銷量如何?”

    “好得很!”諦聽哼了一聲:“瓷器,茶葉,文物,絲綢,任何一件都是世界硬通貨!更不要說飽經戰亂的非洲……只要你運得過去,有門路,賺個幾百倍差價不成問題!”

    “難怪啊……難怪朱明門閥如此有錢,鬼王偏偏巡查了整個亞洲,都沒發現他們與任何國家建交,他們的手竟然伸得這么遠!繼續看,我倒要看看他們打開了多少國門!”

    秦夜繼續看了下去。

    “1832年,在烏魯庫魯的引薦下,聯系上圣靈姆巴恩,付出大量代價,打通非洲大裂谷通道。”

    “1851年,經烏魯庫魯和姆巴恩引薦,付出大量代價,打通乞力馬扎羅山通道,打通伊麗莎白港,開普敦港,盧安達港,亞歷山大港等十個港口通道。相談甚歡。”

    “1900年,經過五位圣靈推薦,家族船只可以停靠非洲各大港口。與各大圣靈交好,同時,圣靈引薦人入駐華國。”

    “呵……”秦夜笑了笑,果然啊……通商都是有回報的,非洲的回報……當然是各大駐華大使,在第二任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這些門閥已經將老地府蛀成了篩子!

    仿佛知道了他想說什么,諦聽搖了搖頭:“沒你想的那么嚴重。”

    “陰陽不能相交,非洲的大使入駐必定經過了朱明門閥的手。但是,也肯定隨著地藏大人一起走了。這些門閥還不至于出賣國家,不過我擔心的是……陽間還有沒有他們的探子?”

    “雖然有鐵律不相交,但并非完全不能影響,非洲信仰祖先,如果是先祖靈托夢,一些陽間的非洲人,同樣可能身為探子入駐華國……”

    “你是說這個?”話音未落,秦夜就開口道。

    諦聽順著他的手指往下一看,目光霍然一閃。

    “非洲地府駐華使團名單,駐扎地,聯絡方式,聯系日期記錄。”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