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七零章 鬼天仇之死

    一旦荒魔徹底變成尸魔,絕對是太古神界的災難。

    “尸魔的殘靈?”

    蕭凡先是疑惑,隨后是震驚。

    荒魔不是死了嗎,他怎么可能還活著,哪怕是靈魂,也應該早就覆滅了才對啊。

    “對,只有尸魔的殘靈才有機會控制他的軀體。”

    葉詩雨無比肯定道,“師尊說過,尸魔的殘靈會出現在這里的,他絕對不會說謊。”

    九幽魔主說的嗎?

    蕭凡眉頭緊鎖,九幽魔主應該不會在這件事情上說謊,好歹荒魔也是他的兒子啊。

    “他的殘靈,有什么特征嗎?”

    蕭凡問道,也是一臉無奈。

    他又沒見過荒魔的靈魂,根本不知道他的靈魂氣息,又怎么尋找呢?

    “原來當初你們還藏著一手,可那又如何?

    哪怕是九幽鬼主,也不可能測算到數百萬年后的事情。”

    黃泉圣子邪惡的笑道。

    “給我閉嘴!”

    葉詩雨冷喝一聲,冰冷的殺氣瞬間凍結了黃泉圣子的靈魂。

    黃泉圣子冷的直哆嗦,不過臉上依舊掛著邪笑,反正都必死無疑了,他也干脆豁出去了,盡量找回一點痛快感。

    “這里有他殘靈留下的氣息,他應該來過這里。”

    葉詩雨卻是無比肯定道,眸光掃視著四周,可卻沒發現其蹤影。

    “來過,這里?”

    蕭凡眉頭一挑,這里他一直與黃泉圣子戰斗啊,怎么可能?

    猛然間,蕭凡隱隱想到了什么。

    “府主,快,想辦法讓鬼荒侵入少主人的尸身。”

    也就在這時,遠處的鬼天仇好似終于緩了一口氣,大叫道。

    他一心一意沉浸在與幽冥之主的戰斗之中,自然沒有聽到蕭凡他們的話語。

    剛才他驚鴻一瞥,卻是見到荒魔已經快要徹底變成尸魔了,他也無比著急。

    “鬼荒?”

    蕭凡聞言,更加篤定了心中的猜想。

    “鬼荒?

    沒用的,只有荒魔的殘靈,才能控制他的身體,其他人都沒用。”

    葉詩雨卻是搖了搖頭。

    “蕭凡,你知道我忌憚你什么嗎?”

    黃泉圣子很樂意看到他們焦急的神色,大笑道:“因為你身上有九幽鬼主的氣息,原本我還以為你就是荒魔的殘靈了,如今看來,你不是!而且,這個女人也不是!”

    “對了,還有那個鬼幽冥,貌似也不是!”

    黃泉圣子故意拖長著聲音,打擊著蕭凡和葉詩雨。

    “我們確實不是,但……”蕭凡卻是淡淡一笑,隨即探手一揮,在他身邊,瞬間出現了一道身影。

    “府主!”

    鬼荒一臉詫異的看著蕭凡,他不知道,蕭凡這個時候把他叫出來做什么。

    “是你!”

    葉詩雨見到鬼荒之際,卻是徒然激動不已,抱著蕭凡的胳膊道:“夫君,荒魔師兄的殘靈就在你身邊,你怎么不早說!”

    語氣中,有著一絲幽怨。

    蕭凡苦澀一笑,道:“我也是你剛才提醒的時候,才想到這個。”

    “怎么可能,他就是荒魔的殘靈?”

    黃泉圣子瞪大著雙眼,先是一臉不可置信,可當他閉上雙眼感受著鬼荒身上的氣息,頓時驚慌道:“不會的,你不是已經神魂俱滅了嗎?”

    鬼荒一臉懵逼,自己這是什么了,怎么這些人都這么驚訝的看著自己?

    “鬼荒,跟你說一件事!”

    蕭凡卻是無比鄭重的看著鬼荒,道:“這件事情,無論你如何選擇,我都支持你!”

    “府主,您說?”

    見到蕭凡如此鄭重其事的樣子,鬼荒嚇了一跳。

    葉詩雨本想開口,直接讓鬼荒奪舍荒魔的尸體,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她能感受到,鬼荒確實是荒魔的殘靈,但是,經過了無數歲月,他已經有了自己獨特的意志,自然不能強行逼迫他。

    蕭凡把事情簡單的述說了一遍,鬼荒愣在原地,久久失神。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轉向遠處的荒魔尸身,喃喃自語道:“我是荒魔的殘靈?”

    太驚訝了!太震撼了!如果不是蕭凡如此鄭重其事的告訴他,他絕對不會相信。

    關鍵是,他根本沒有任何記憶啊。

    “鬼荒,對你來說可能有點不公平,但是,現在需要你做個決定。”

    蕭凡深吸口氣道,“你不用有任何后顧之憂,你就是你。”

    啊!突然,遠處一聲慘叫傳來,卻是鬼天仇的半邊身子炸開,狂暴的力量外泄,瞬息間,他整個人的虛弱平穩了下來。

    下品法尊!上品源尊!僅僅數息的時間,鬼天仇的修為就跌落到了圣帝境前期,而且還在不斷下跌。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生機快速流失,氣數也止不住的消散。

    “大哥。”

    鬼荒見狀,雙眼有水霧蒸騰。

    “不要過來!”

    幽冥之主一臉忌憚的看著葉詩雨,好似已經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擰著鬼天仇的脖子。

    “放了我大哥!”

    鬼荒憤怒的嘶吼,雙眼有些發狂。

    遠處的荒魔尸身彷如感受到了他的憤怒,竟然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一路所過,全都化成劫灰。

    幽冥之主見狀,臉色狂變,現在已經失去了最好控制荒魔尸身的機會。

    “鬼幽冥,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本尊已經奪舍了荒魔肉身。”

    幽冥之主憤怒的咆哮道,手中又用了幾分力氣。

    “別做夢了,少主人的尸身,他自己會拿回去的。”

    鬼天仇獰笑道,“二弟,你還等什么,快啊!”

    “大哥,你,你也知道我的身份?”

    鬼荒詫異的看著鬼天仇。

    “數百萬年前,主人親自把你的一縷殘靈交給我,數萬年前你才醒來。”

    鬼天仇深吸口氣道,“原本我想把真相告訴你,可我……”鬼天仇有些慚愧,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實,在他發現鬼荒有自己獨特的意志時,他就不打算把此事告訴鬼荒,沒想到后來發生了意外。

    “在我面前上演兄弟情義嗎?”

    幽冥之主獰笑一聲,“鬼荒是吧,你是想自己死,還是想你大哥死啊!”

    鬼荒微微一顫,而鬼天仇卻是大笑一聲:“二弟,好好活下去!”

    轟!隨著他的一聲炸喝,鬼天仇的身體直接炸開,化成滾滾血霧彌漫在虛空。

    幽冥之主也沒想到鬼天仇竟然會如此果斷自爆,他完全呆滯在原地。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