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心中有車(1)

    林深霧濃,白茶背著應景時往前走去。

    老實講,應景時的體重還行,就是兩條腿是真長,白茶托著那叫一個難受,手臂不一會兒就開始發麻。

    就這樣,他的腳幾乎還是沾著地的。

    神經病,沒事長這么長的腿有什么用?

    太礙事了。

    應景時側過臉,低眸看向她的臉,只見她牙關咬得緊緊的,臉都是繃著的,長長的睫毛在顫動著。

    “很累?”

    他的聲音就落在她的耳側,跟撓癢似的。

    “不要問,別給我泄氣,我要一口氣把你背上去。”

    體力活這種事就得繃著一口氣。

    “……”還一口氣。

    怎么這么……可愛。

    應景時趴在她的背上,低眸看她的眼,薄唇不住地上揚,他將她的肩膀環得更緊一些。

    瘦歸瘦,還是有點肉的。

    “……”白茶被他突然的緊抱弄得一僵。

    她咬咬唇,踏上往上延伸的小路。

    旁邊有三三兩兩的游客經過,都流連注視著他們,甚至有人憋不住笑起來,揶揄白茶,“小姐姐不錯啊,這么高個的男朋友也背得動。”

    也有男生故意抱著自己女朋友撒嬌,“我也要背,看人家女朋友都背的啦……我不管我不管,我也是個寶寶。”

    男朋友你大爺。

    寶寶你大爺。

    白茶被膩歪一臉,差點抬起腿去踹人,肩上卻猛然一沉。

    她轉過臉,只見應景時將臉埋在她的肩上,一只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她,低沉的嗓音在她耳側響起,“讓我下來,有點丟臉。”

    “被女生背怎么就丟臉了?

    你性別歧視?”

    白茶語氣涼涼地道。

    不應該啊。

    當年吃她用她四年,也沒見他不好意思過。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應景時將她又抱得緊了些,盯著她道,眸色深了深,“你不怕被誤會?”

    誤會?

    誤會是男女朋友?

    呵,他們最沒可能的就是這層關系了。

    白茶滿不在乎地低笑一聲,用力踩上一個臺階,道,“17歲的小孩子想得還真多,放心,姐姐對未成年沒興趣。”

    聞言,應景時的眼冷下來。

    沒興趣么?

    他沉默地凝視著她的臉,看一滴汗從她額角淌下來,劃過白皙的皮膚,劃過眼角,剔透地勾動人心。

    就在白茶以為這個話題已經跳過,專心地爬林間小道時,應景時的呼吸忽然拂過她的頭皮。

    他的薄唇貼上她的耳朵,一字一字開口,“姐姐,17歲,該長的都長齊了,身——心——健——全。”

    他的嗓音暗啞性感,透著濃濃的邪氣和惡意。

    像一縷細細的電流直入她的耳膜,刺破她的七竅。

    白茶手一抖,差點將人給摔下來,她呆了好一會兒,才難以置信地轉頭瞪他,“你在跟我開車嗎?”

    “有么?”

    應景時淡定反問。

    “你這還不算開車?

    弟弟,注意你未成年的身份好嗎?”

    太浪了。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應景時。

    “心中有車的人才聽什么都是車。”

    “……”說誰心中有車呢?

    要不要臉?

    要不要臉?

    白茶氣乎乎地又上一個臺階,應景時看著她氣到鼓起來的腮幫子,有些好笑,低沉地道,“其實我也就比你小幾個月。”

    “小好多個月呢。”

    她心理上可是個結了婚的少婦,謝謝。

    “沒有很多。”

    他道,一舍一入,他們同歲。

    “切。”

    白茶冷哼一聲,繼續往上走去。

    “別背了,真背上去你的腿就廢了。”

    玩笑歸玩笑,背了一點路,應景時還是從她背上滑下來,單腳立在地上。

    “你走上去腳才會廢好不好?”

    白茶無語地看向他,有些不滿地道,“你還想不想回去過年了?

    想住我們這邊醫院啊?”

    “你扶著點就行。”

    應景時勾唇,忽然伸手一把將她摟進懷里,單手臂搭在她的肩上,往上輕輕地走了一步。

    她一下子被他勾進懷里,腦袋撞到他的胸膛上,鼻尖全是屬于他身上清冽的氣息。

    她頓時慌了。

    “……”搞什么。

    白茶蹙眉,急忙要退開來,應景時卻將她摟得緊緊的,“走,他們還在等我們。”

    “我還是背你吧……”這樣太親密,還不如背呢。

    “你不嫌累?”

    應景時好笑地看著她。

    “男女授受不親。”

    她往旁邊躲,又被應景時勾回去,他睨她一眼,有些無奈地道,“背著沒事,扶一把又不行了。

    放心,我還是未成年,沒人會誤會。”

    尼瑪。

    這下你又承認你是未成年了。

    話被他兩頭堵,白茶腦袋跟炸了似的懵懵直響,看著他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只好伸手攬上他的背,一手去抓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使力扛扶著他往上走。

    他走得一深一淺。

    “怎么樣?

    行不行?”

    白茶擔憂地問道。

    應景時看過去,他的手被柔軟包覆住,他勾唇,“行。”

    不靠地圖,神壇腳下其實是比較難走的,很多路都是上著上著又往下走,只能靠自己摸索。

    一只手掌突然橫到她眼前。

    白茶抬眸,就感覺到應景時給她擦去額頭上的汗,她的目光閃躲了下。

    他看著她,“是不是很累,要不要休息一會?”

    白茶看看時間,“行。”

    此處又是一個偏僻的風光,竹籬笆圈起空地,白茶扶著應景時在旁邊的石凳上坐下來。

    旁邊是一群童男童女逃躥的雕像,面部刻得栩栩如生,一張張小臉痛苦、驚恐……白茶坐在那里,一瓶水遞到她面前。

    “謝謝。”

    她也沒客氣,走這么久的確累了,直接擰開瓶蓋開始喝起來,以手拭唇,將水瓶擱到石桌上。

    下一秒,她就看著應景時很自然地拿起那瓶水又給擰開,往嘴里灌了兩口。

    “那個我喝過……”白茶看著他。

    “我就帶了一瓶水。”

    應景時神情淡淡地看她,又看看手中的水瓶,“你有傳染病?”

    “我有的話,你已經傳染上了。”

    “哦。”

    應景時頜首,又往喉嚨里倒了兩口。

    “……”白茶服氣,不想說話了,托著臉坐在石桌前看稀稀落落的游客經過,拍照、談笑風生。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