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隱患

    夕陽斜下,黃昏的光暈傾瀉在綠油油的草皮上泛起一絲金黃色的色澤,一道影子被拉的老長。

    大禁區的白線上擺放著五個足球,易樂氣喘吁吁的插著腰站在球門前。

    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球門,不斷的調整呼吸,將狀態稍稍拉回來一點,易樂果斷助跑。

    砰!!!

    伴隨著一陣悶哼聲,足球擦著草皮快速掠向球門,下一刻白花花的球網亂顫。

    “角度不夠,踢得太正!”

    “力度不夠,射速太慢!”

    “姿勢不對,發力點不飽滿!”

    易樂嘀嘀咕咕的說著話,再次回到起跑點,將第二個踢向球門。

    足球在半空中有個小小的弧度,砸向球門的右上角。

    看到這一幕,易樂略微欣慰,一屁股坐在草坪上,雙手撐著草坪,仰頭望向天空。

    落霞的余暉中,易樂臉上汗漬都在閃閃發亮,只見他嘴角劃出一絲弧度,輕輕笑了出來。

    他在進行射門訓練,從最開始的打高炮,現在已經能將足球壓下來。

    但角度、力度等等都很難做到標準。

    他是右腳將,用右腳踢出來的射門都如此不堪,更別提左腳了。

    易樂的心很大,他可不愿意成為一個黃金右腳,他需要盡量讓自己完美起來,這從左右腳的訓練開始。

    沒過一會兒,易樂再次跳了起來,繼續開始射門訓練。

    黑夜降臨,四周的照明燈均都亮了起來,將球場照射的燈火通明。

    空曠的球場中,不斷有足球入網的唰唰聲回蕩不停。

    三樓的主教練辦公室內,尼爾哈里德站在窗口,看著球場上那個揮汗如雨的少年,臉上即是欣慰又是無奈。

    易樂很努力,一個努力的球員,主教練肯定會喜歡。

    但易樂太努力了,這令尼爾哈里德總感覺他會失去易樂。

    伴隨著米爾沃爾的成績越來越好,兩位最大的功臣也被各大球隊的球探給盯上了。

    關于格利戈里的報價絡繹不絕,甚至有德甲的球隊都參與詢問報價,這令米爾沃爾很被動。

    那可是德甲!

    那可是頂級賽場!

    沒有一個球員能拒絕這樣的邀請!

    盡管格利戈里年紀大了,但他并沒有養老的打算,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拼馳在頂級賽場。

    關于這一點,尼爾哈里德無比清晰的認識到了,因此他非常害怕失去格利戈里這個當家射手。

    而且糟心事兒也不是這一樁!

    關于易樂的報價也被俱樂部提上議程。

    看好易樂的俱樂部更多,英冠賽場的伯恩茅斯、沃特福德等等球隊都詢問了報價,而且蠢蠢欲動。

    他們是有升級可能的隊伍,若是在賽季末這個排名沒有改變,那么伯恩茅斯跟沃特福德都將進入英超賽場,這對于年輕的球員無疑是致命的誘惑。

    而且不光是這兩個俱樂部,英超的混蛋們也加入進來。

    切爾西、利物浦、阿森納都將目光盯向易樂。

    切爾西跟利物浦的中場是蘭帕德跟杰拉德,但他們的年級太大了,已經踢不了幾年,如今更多的進入替補名單,他們需要一個穩定且高效的中場,其中年輕的中場無疑是加分項。

    易樂幾乎都滿足了這些條件,盡管他也有槽點,譬如69的智商,但誰在乎。

    易樂在英冠賽場已經證明了自己,盡管球迷們會有一段時間的激烈反應,但只要球隊成績跟得上,那么也會慢慢接受易樂。

    這兩個令人頭疼的俱樂部暫且不談,說說阿森納這兵工廠就更令人頭疼了。

    畢竟阿森納的主帥溫格可是頂著一個‘調教年輕球員教父’的稱號,對于年輕球員的開發堪稱一絕。

    看看這些從兵工廠走出來的世界級球星們。

    溫布利之王‘亨利’、維埃拉、皮雷、范佩西、法布雷加斯,哪一個不是響當當的大球星,而這就是溫格執掌阿森納所培養的球星,若不是俱樂部有些操蛋,令他們留不住這些人才,要不然英超霸主的位置,指不定就被阿森納牢牢坐穩。

    那個老家伙盯上了易樂,這對于尼爾哈里德可不是個好消息。

    要知道對于這些年輕球員來說,一個豪門俱樂部都沒有‘溫格’這兩個字來的有吸引力。

    因此,尼爾哈里德很怕易樂轉會離開,若是那些豪門出手,米爾沃爾可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該死的混蛋!”尼爾哈里德輕罵一句,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憤慨。

    英格蘭冠軍聯賽第19輪,米爾沃爾主場對陣米德爾斯堡。

    “蓋因進球,這是他打進本場比賽的第二粒進球,這場比賽他的狀態火熱!”喬治史蒂芬大聲喊了一句,隨后在道:“但我們不能忘了為他進攻的功臣。”

    “易!!!!!!————”

    現場的球迷們統一且大聲的吼了出來,聲勢震天!

    歡呼中,易樂慢悠悠的跑向己方半場,他的表情很是平淡,就在他跑到中圈附近時,一道身影擋在他的面前,一雙幽怨的目光望向自己。

    “易,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易樂瞬間感覺一陣惡寒。

    格利戈里站在易樂面前,他表情滿是委屈,動作扭扭捏捏。

    鬼知道這場比賽他經歷了什么。

    他被對方后防線死死的看管,這幫米德爾斯堡人好似要徹底掐滅他這個點一樣。

    當然最令他感到惶恐的是,易樂整場比賽一個球都沒給他傳過。

    反倒是蓋因這個賤人成了那個獲利者。

    梅開二度!

    格利戈里羨慕嫉妒恨啊!

    這本該是他的進球卻被人搶了。

    “你身邊的人太多。”易樂有些為難的說道:“給你傳球沒用!”

    “不不不!”格利戈里連忙走過來,摟住易樂的肩膀,義正言辭道:“易,你不能輕言放棄,你要學會挑戰,你要知道,米爾沃爾最佳拍檔是我們倆,而不是你跟蓋因那個賤咳咳反正你要學會信任我!”

    格利戈里一臉莊重道:“就好似我信任你一樣。”

    易樂猶豫一下,道;“你確定?”

    “我肯定!”

    格利戈里連忙點頭,嚴肅道。

    “那好吧!”易樂擦了擦額頭上汗,道:“下一次進攻,我會看機會給你傳球。”

    “沒問題!”格利戈里心花怒放,這才是咱家的炮架爸爸啊!

    格利戈里屁顛屁顛的走開了,沿途中還沖著蓋因一陣眼神挑釁,后者不由翻了翻白眼。

    “你確定能行?”

    蓋因一臉無奈的說道。

    格利戈里可是這場比賽的重點照顧對象,足足被三人夾防,若他沒有巔峰外星人的能力下,他根本不足以突破重重防守。

    “試試吧。”易樂言簡意賅道:“要不然,格利戈里會鬧別扭的。”

    額

    蓋因一臉無語的看著易樂。

    好吧,你是中場指揮,你說了算!

    中圈開球,米德爾斯堡很快就再次丟球了,這是來源于阿普森的兇狠鏟斷。

    作為易樂的中場搭檔,阿普森在近期的表現很咸魚。

    球隊進攻壓力給的太足了,往往一控球就是十分鐘起步,讓他這種防守型中場失去了效果。

    中國有句老話,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阿普森深信不疑。

    球隊的進攻線很強力,但他也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作為一名獸腰,他要兇悍、兇悍再兇悍。

    易樂顯然是不會參與進防守,他是整個球隊進攻端的指揮官,因此防守大任就放在他的身上。

    他那小坦克一樣敦實的身材,很難令對手突破,貼身短打一向是他的絕技。

    個子矮,底盤穩,別想晃到他!

    在米德爾斯堡球員想要從他左路突破之際,阿普森就來了一個兇狠的滑鏟,氣勢洶洶,這令那名米德爾斯堡球員眼皮子直跳,生怕自己被鏟斷腿,果斷跳了起來。

    但人是跳過去了,球卻被斷了下來。

    阿普森第一時間護住球,抬頭看向場上的局勢,當他看見易樂跑向自己要球時,想也不想就傳了過去。

    現在米爾沃爾踢球方式很簡單,中場以及后場并不需要策動進攻,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

    防守!

    若是能斷球,第一時間交給易樂,由易樂來組織進攻。

    當易樂拿到球后,整個米德爾斯堡的防線急流勇退,瘋狂的收縮,甚至恨不得擠進大禁區內。

    在半場比賽的時間中,他們充分認識到米爾沃爾這個控制范圍大的嚇死人的中場有多恐怖。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