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二叔,有麻煩了

    趙王爺的故事講完了。

    二叔給我講的時候,趙虎就坐在一邊,低著腦袋一動不動。

    我想起來,趙虎和趙王爺差點打起來那次,趙虎就勸趙王爺回家養老,別再到處給人平事去了,容易惹來麻煩。但是趙王爺顯然沒聽,才招致了今天晚上這場災禍。

    按照趙虎的脾氣,自己老爹都被人捅了,他該憤而暴起,立刻去找駱駝報仇才對。

    可他沒有,他就坐在那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蔫兒,完全看不出往日的霸氣和豪氣。

    我不愿相信他是被駱駝給嚇到了,更不愿相信“葉良是他克星”這件事情,在我印象里的趙虎,應該是一往直前、無所畏懼的,哪怕實力不如對方,也從不懼跟對方一戰。

    就連趙王爺都勸他做人別那么硬,該慫的時候就慫,否則容易吃虧。

    葉良和趙虎,明明不相上下、互有勝負,怎么會是誰的克星呢?

    可現在的趙虎實在太蔫了,看不出任何的脾氣,仿佛被打入了谷底。

    是因為父親還沒脫離危險,所以沒有心情去考慮其他的吧……

    我也只能這么想了。

    二叔說完趙王爺的事情,我又跟他說了我遭遇的事。

    駱駝那邊沒有放過趙王爺,葉良那邊也沒放過趙虎。雖然趙虎和韓曉彤都高掛免戰牌,并且提前躲了起來,可是葉良沒有善罷甘休,仍舊四處尋找趙虎,甚至找到了我的頭上,想用我來引出趙虎。

    是李磊犧牲自己救了我。

    我還沒有忘記李磊,知道他還在危險之中,我一個人又救不出他,只能來求助二叔了。我知道二叔很關心趙王爺的手術情況,可他等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啊,不如幫我去救李磊。

    二叔一聽,立刻答應。

    李磊是為了救我才陷入危險中的,二叔當然義不容辭。

    二叔和趙虎說了一聲,又關照韓曉彤照顧好趙虎,有情況隨時給他打電話,便和我一起匆匆忙忙忙往外走去。

    整個過程之中,趙虎的頭都沒有抬上一下,不過我也沒有怪他,畢竟他更關心他的父親。

    但我和二叔還沒走上幾步,就聽見急診科外傳來救護車的聲音,接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被擔架抬了進來。

    竟然是李磊!

    不用我們去救,李磊已經回來了。

    可是李磊已經成了一具血人,渾身上下血淋淋的,幾乎沒有一塊好肉。

    顯然,葉良已經把他揍了,還叫救護車把他送了過來。

    我知道葉良不會放過李磊,可我真沒想到葉良下手會這么狠,這是要把人往死里弄啊。

    可是想想對待趙王爺的駱駝,似乎也不奇怪葉良下手的狠毒了。

    “李磊!”

    我高呼一聲,撲了上去,看著李磊的慘狀,眼淚差點都掉下來了。

    李磊竟然還有意識。

    李磊的臉上也都是血,他微微睜著眼睛,有氣無力地說:“張龍,對不起,真的希望你原諒我,我保證以后不會那么慫了……”

    “你干嘛那么傻啊!”

    在我看來,李磊完全沒必要這樣子的,他是個很慫的人,那就一直做個很慫的人好了,也沒人會怪他,干嘛要強出頭,把自己搞成這樣?

    “我就是覺得對不起你……”李磊氣息微弱地說:“你是第一個把我當朋友的,真的,謝謝你……今晚你跟程依依表白,謝謝你叫我也參與,以前別人有什么活動,從來不會叫我,是我自己死皮賴臉硬跟著去……你是第一個主動叫我的人,謝謝你、謝謝你……”

    李磊一連說了好幾個謝謝你,終于說不下去了,也被推進另外一個手術室里。

    我呆呆地看著手術室亮起的燈,終于明白了李磊為什么要那樣做。

    原來他什么都懂,知道自己的處境,知道自己的位置。

    也知道別人其實都不待見他,也知道別人都在暗地里笑話他。

    他只是努力讓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孤獨。

    而我只是稍微對他好了一點,就讓他恨不得掏心挖肺地對待我了。

    但實際上,我已經很久沒想起來李磊了,我有趙虎這樣的朋友,也有程依依這樣的愛人,生活中有沒有李磊都無所謂。只是今晚表白需要造勢,才臨時把他拉過來湊數的。

    只是這么一個簡簡單單的行為,竟然讓他銘記在心,做出那種驚人的舉動。

    “我會為你報仇,我一定會為你報仇……”

    我看著手術室亮起的燈,暗中握緊了拳頭,眼神也迸發出殺氣。

    我知道我不是葉良的對手,可我會朝著這一目標前進。

    本來想去救李磊的,可是李磊已經進了手術室,所以我和趙虎一樣,也坐在了門口的椅子上,等著李磊出來。

    同時,腦海里也在翻滾著,究竟該怎么幫李磊報仇,就連趙虎都失去了斗志,我又拿什么去和葉良斗呢?

    我本能地看向二叔,二叔一直都是我的依靠,我希望他能幫幫我。

    可是去斗葉良,就避免不了要遭遇駱駝,駱駝那邊人多勢大,連趙王爺都被他干了,二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對手……

    我的頭開始疼了。

    就在這時,二叔突然接了一個電話,好像是廠里出事情了,讓他回去處理。

    我們廠里有幾百號人,大事小事都離不開他。

    二叔走到趙虎身前,說道:“虎子,我知道你想幫你爸報仇,但你千萬不要著急,先等你爸平安再說。我回去處理點事,等我回來咱們再好好商量下。”

    趙虎點了點頭,說謝謝了叔。

    二叔又對我說:“你也一樣,先別那么沖動,等我回來再說。”

    有二叔這一句話,我心里像吃了定心丸,一樣點了點頭,說好。

    現在無疑是我和趙虎的低谷期了,好在我們還有一個主心骨,就是我二叔。

    二叔離開以后,我們繼續坐在椅子上等著。

    趙虎等趙王爺,我等李磊。

    李磊雖然渾身是傷,可都是皮外傷,很快就出來了,并且轉到特護病房,有專業的護工照顧他。

    反倒是趙王爺,雖然只挨了五刀,可是刀刀致命,駱駝幾乎就是奔著命去的,所以手術的時間稍微長點,三個小時過去了還在搶救,醫生甚至連續三次出來送病危通知單。

    每一次,趙虎都平靜地簽了字。

    這期間里,程依依給我打過電話,也給我發過短信,我把現在的情況告訴了她,她說要來看看,但是被我給拒絕了,我讓她安心在家休息,暫時別出來了。

    不知不覺,已經晚上十二點多了。

    趙虎對韓曉彤說:“你先回去休息吧,這有我等著就行。”

    韓曉彤當然不愿意,說要陪著趙虎。

    “你回去吧。”趙虎的聲音很平靜。

    韓曉彤在趙虎面前一向都很強勢,韓曉彤說一,趙虎不敢說二,韓曉彤往東,趙虎不敢往西。但是現在,韓曉彤卻沒有再犟,而是站起身來,對我說道:“張龍,麻煩你看著點趙虎,千萬不要讓他做出沖動的事……”

    我明白韓曉彤的意思。

    韓曉彤怕趙虎支開她,只為了自己去找駱駝報仇。

    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我點點頭,說知道了,我會看好他的。

    韓曉彤離開后,手術室門口只剩我和趙虎兩個人了。

    我和趙虎誰都沒有說話,一直都很沉默。

    但我總覺得趙虎平靜的外表下暗流涌動,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跳起來去找駱駝報仇去了,于是我也安慰著他,說無論如何,先等趙叔平安再說。另外,再等等我二叔,等他回來以后,咱們一起商討對付駱駝的計劃,你一定要相信我二叔,縣城里沒他解決不了的事……

    我話還沒說完,趙虎突然打斷我說:“你二叔……恐怕回不來了。”

    我吃驚地看著趙虎,說你這是什么意思?

    趙虎嘆了口氣,說道:“駱駝殺進舊城區,必定做了萬全的準備,黑白兩道都插滿了他的人。你二叔張宏飛,屬于半黑不白的類型,也是舊城區最深的那一根刺,根本沒人撼動得了他的位置。駱駝以狡猾、陰險出名,不會不知道要想占領舊城區,必須要把你二叔連根拔起才行。論戰斗力,你二叔非常的強,所以我猜駱駝不會和他斗狠,而是會選其他方式來對付你二叔……剛才你二叔接到電話,匆匆忙忙就要離開,我猜是駱駝已經下手。”

    趙虎分析的合情合理。

    他看上去很蔫,可是腦袋瓜子依舊靈光。

    我吃了一驚,連忙想打電話提醒我二叔。

    “不用打電話了。”趙虎說道:“你二叔那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到這一點呢,但他還是走了,說明他也解決不了……或許也能解決,但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辦到,所以等你二叔回來有點不太現實,他讓咱們等著只不過是穩住你我而已……”

    我吃驚地看著趙虎,我是真沒有想到這一點。

    在我印象里,二叔是戰無不勝的,我從沒想過他會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竟然是吳云峰打來了電話!

    我一接起,電話里面就傳來吳云峰囂張大笑的聲音。

    “哈哈,傻逼,聽說沒有,你二叔涉嫌偷稅漏稅,被稅務局給帶走啦!還有,你家廠子的消防、衛生、質檢、營業執照都出了問題,要是一個個深究,你二叔得把牢底坐穿……”

    <sript>();</sript>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